后周攻南唐之战_后周攻南唐之战简介,后周攻南

作者: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  发布:2019-09-20

后周攻南唐之战

后周攻南唐之战,是五代末期发生的国与国之间最大规模的军事冲突。战事从955年12月17日,后周世宗派大军南伐开始,战斗中双方互有攻取,很多城池经历过多次争夺。战斗持续了两年零五个月,于958年4月8日结束,最终南唐失去了其位于长江以北的全部领土。

五代后周显德二年冬至五年春(南唐保大十三年至中兴元年,955—958年),周世宗柴荣三攻淮南,击败南唐的战争。

名称
后周攻南唐之战

五代末,南唐割据江淮,地辖30余州,广袤数千里,北与后周毗邻。元宗李璟自恃实力强大,出师灭闽、楚之后,又联合契丹、北汉攻后周,进图中原。周世宗为统一天下,示形用兵。采纳比部郎中王朴所献先易后难、先南后北的进军方略,决定先攻南唐,后攻契丹、北汉。遂于显德二年十一月,命宰臣李谷为淮南道前军行营都部署兼知庐寿等州行府事,以忠武节度使王彦超为行营副部署,统领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等十二将,乘淮水浅涸,南唐疆防懈怠,突起进攻;命吴越王钱俶出兵常州策应。时南唐清淮节度使刘仁赡镇戍淮西重镇寿州,元宗恐兵力不足,即命神武统军刘彦贞为北面行营都部署,率兵2万增援;另以同平章事皇甫晖为应援使、常州团练使姚凤为应援都监,率兵3万进屯定远策应;同时以抚州刺史柴克宏为右卫将军率兵往救常州。李谷等抵正阳北,架浮桥渡淮攻寿州月余不克。三年正月初,刘彦贞率援军至来远镇,以战舰数百艘趋正阳断后周军退路,自领步骑往救寿州。初六,周世宗首次亲征。命侍卫都指挥使李重进率兵前赴正阳,命河阳节度使白重赞领兵3000进屯颍上,自率京师兵继进。时李谷恐南唐军断后遭夹击,即焚刍粮退兵。十六日,周世宗至陈州,闻李谷引兵退保正阳,料必有追兵,遂令李重进疾驰淮上接应。及至,列阵正阳东,截击大破3万追兵,杀刘彦贞及麾下万余人。南唐应援使皇甫晖等闻败讯,自定远退保清流关。周世宗乘势进抵寿州,征宋、亳等州丁夫数十万攻城助战,督诸军昼夜攻城,数日不克,遂改长围久困,遣将分路出击打援。殿前都虞候赵匡胤以诱伏之计,大败南唐军于涡口,斩其都监何延锡等,获战舰50余艘;乘胜于二月连克清流关及滁州,俘应援使皇甫晖、都监姚凤。与此同时,后周巡检使司超部败南唐军3000余人于盛唐,擒都监高弼等,获战舰40余艘;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攻占扬州、泰州。后周军诸将所向克捷,元宗大为惊恐。三月,遣使过江,请去帝号,割沿淮寿、濠、楚求罢兵。时后周军已占领淮南之地近半,周世宗欲尽取江北全境,不允和议。元宗求和遭拒,又恐失江北难保江南,遂部署反攻。命齐王李景达为诸道兵马元帅,陈觉为监军使,边镐为应援都军使,率军渡江,自瓜步北上;命右卫将军陆孟俊率兵万余出常州夺泰、扬二州;遣鸿胪卿潘承祜赴泉、建等地招募骁勇;以许文稹为西面行营应援使,配合主力抗击后周军。四月,周世宗亦调整部署:命李重进为庐、寿等州招讨使,武行德为濠州城下都部署,向训为淮南节度使兼沿江招讨使;赵匡胤率部进屯六合,以迎击南唐军反攻。未几,两军再战,南唐将陆孟俊猛攻泰、扬州,后周将韩令坤退走;周世宗派兵往援,韩回军击败南唐军,擒陆孟俊,复占扬州。赵匡胤亦以少击众,大败自瓜步北趋六合的南唐军,杀获近5000人。后大雨积旬,后周军无水战之备,加之粮运不继,师老兵疲,难于久战,周世宗乃令放弃滁、扬等州,整饬军纪,集兵攻围寿州;南唐军乘机复占失地,李景达等率兵5万进驻濠州。周世宗深知无水军难以攻取淮南,乃于五月返京师,于大梁城西汴水侧,集工徒建造楼舰数百艘,连同缴获南唐舰船,以南唐降卒教练水战,并组建水军。

地点
中国淮南地区

寿州被困逾年,南唐援兵受监军使陈觉控制,驻濠州遥为声援,不进战解围。及寿州粮尽,主帅李景达方遣许文稹、边镐等进军紫金山立寨,筑甬道通往寿州城欲通粮运;未及城边,遭后周将李重进袭击,丧师5000余人。四年二月,周世宗再次亲征,命右骁卫大将军王环率新建水师数千人,乘战船数百艘自闵河沿颍水入淮,抵紫金山南立营。三月初三,赵匡胤率先出击,破甬道,隔断寿州守军与援军联系;为切断南唐军淮上退路,周世宗命虎捷左厢都指挥使赵晁率水军数千前出至镇淮军。初五,诸将奋战,尽克紫金山各寨。南唐军大溃,被俘杀万余人,许文稹、边稿等被擒,余众沿淮东逃。周世宗以步骑夹淮两岸追击,水军顺流追击,至镇淮军夹击尽歼溃军,南唐兵战溺死及降者近4万人,缴获战舰粮船数百艘。李景达、陈觉自濠州逃往金陵。寿州粮断援绝,守城监军使周廷构、营田副使孙羽等乘刘仁赡病危昏迷,假其名出降。不久,周世宗北返东京。

时间
公元955年至958年

参战方
后周,南唐

结果
后周获胜

参战方兵力
后周 300000人,南唐 150000人

伤亡情况
南唐 死亡70000人

主要指挥官
柴荣,赵匡胤,李重进,李璟

主要角色

  • 图片 1

    周世宗

  • 图片 2

    李璟

  • 图片 3

    赵匡胤

简介文章

战役背景

公元955年,在高平之战获胜后,后周世宗柴荣决定四方征伐,统一中原。当年3月,有秦州百姓前来请求后周攻取后蜀所占据的陕西地区。在和大臣商议后,后周世宗采取行动,派大军前往攻打秦州、凤州等地。

7月2日,后蜀方面战况吃紧,后蜀皇帝孟昶开始向向北汉和南唐求援,希望对方

协助攻打后周后方,并得到了积极的回复。

南唐后主李璟生性和善柔弱,喜欢写文章,而且喜欢别人说奉承的话,于是他提拔了一大群只会说好话的人,南唐朝纲日益混乱。在此之前,南唐已经灭掉了闽国和楚国,李璟因此开始越来越自大,甚至有了吞并天下的想法。为此,李璟派遣使者走海路绕过后周前往辽和北汉,并与他们商讨共同攻打后周的相关事宜。李守贞、慕容彦超叛乱的时候,南唐都有出兵,同时为他们声援。当时后周的事情比较多,于是就暂时没有和南唐计较。

以前每到冬天的时候,淮河都会水位大减甚至断流,南唐军就在这里驻守,并称之为“把浅”。南唐寿州监军吴廷绍认为这边没有战事,留着这种行为是浪费军粮军费的行为,于是直接下令停止“把浅”。南唐清淮节度使刘仁赡上表反对,但是没有得到回应。

参见:高平之战及后周攻后蜀之战

双方准备

后周

955年12月17日,周世宗任命李谷为淮南前军行营都部署,兼任庐州、寿州知州,忠武节度使王彦超担任其副将。此外,派遣督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等十二名将领率军南伐。

吴越国

吴越王钱弘俶派遣元帅府判官陈彦禧前往后周入贡,周世宗命令其转交钱弘俶诏书,让钱弘俶率军协助后周军作战。

荆南

战事早期和中期,荆南都一直没有参与,直至战役快要结束的时候,958年,荆南国主高保融才派遣指挥使魏璘率领百艘战船东下,参与讨伐,并抵达鄂州。

南唐

南唐方面,听说后周军来攻之后,全国上下一片恐慌,而只有刘仁赡神色自若,像平常一样派遣将领前往各地驻防。这种做法有效地缓解了当时的恐慌情绪。李璟任命神武统军刘彦贞为北面行营都部署,率军两万前往寿州驻防;同时任命奉化节度使、同平章事皇甫晖为应援使,常州团练使姚凤担任应援都监,二人率军三万前往定远。此外,李璟召回了镇南节度使宋齐丘,并与他一起商谈军队指挥事宜;并任命翰林承旨、户部尚书殷崇义担任吏部尚书,管理枢密院。

战役经过

周世宗第一次亲征

李谷等人发兵后,在淮河上面搭建浮桥,从正阳渡过淮河。956年1月25日,李谷上报称,王彦超在寿州城下击败了两千余人的南唐部队;当月29日,李谷上报称先锋都指挥使白延遇在山口镇击败了千余人的南唐部队。

2月17日,周世宗调派了开封府、曹州、滑州和郑州的百姓来修筑大梁的外城。

2月19日,周世宗正式下诏亲征淮南,任命宣徽南院使、镇安节度使向训担任东京留守,并让端明殿学士王朴辅助向训工作,此外彰信节度使韩通权担任点检侍卫司,负责大梁城内外的巡视和检查。此外,命令侍卫都指挥使、归德节度使李重进现行率军奔赴正阳,河阳节度使白重赞率领三千兵马在颍上驻扎。

2月21日,周世宗自大梁出发。李谷率军攻打寿州,却迟迟没有战果。南唐将领刘彦贞率兵来救,赶到距离寿州城二百里的来远镇的时候,又换乘数百艘战船直奔正阳,摆出了一副要攻打后周军的浮桥的样子。李谷感到非常害怕,他在召集自己的参谋的时候,提到了后周不善水战的弱点,如果浮桥被截断就有可能腹背受敌,于是他决定率军返回防守浮桥。此时周世宗赶到了圉镇,得知了李谷的打算之后,立刻派了一名信使前去阻止李谷,结果还是慢了一步,李谷已经撤退回正阳。2月26日,周世宗赶到陈州,立刻派遣李重进率军赶到淮河边上。

3月2日,李谷上奏为其退守行为辩解,但是周世宗还是非常的生气。

南唐军的刘彦贞却没有什么带兵的才能,他在藩镇驻守的时候只顾贪财,十分残暴,积攒下了大笔的家财用来贿赂高官,而这些被贿赂的高官跑到李璟面前吹嘘刘彦贞是个治民好手、战场高手,于是爱听好话的李璟就直接把刘彦贞放上了前线。而刘彦贞的裨将咸师朗等人也全都是一群有勇无谋的人,看到李谷率部撤退后大喜过望,直接率兵攻打正阳,整个行军队伍加上军队的辎重长达几百里,刘仁赡和池州刺史张全约见状急忙制止,并用很委婉的口气,但是刘彦贞完全不接受。在刘彦贞部离开后,刘仁赡就断定此战南唐必败,随即加固了城墙的防守。李重进此时渡过淮河,在正阳东侧迎击南唐部队并击败之,刘彦贞被阵斩,咸师朗等人被生擒,南唐军阵亡上万人,三十里地全都是南唐军将士的尸体。后周军此役缴获了三十余万军资器械。当时的江淮地区很久没有经历过战事了,刘彦贞被击败后,南唐一片恐慌,张全约带着刘彦贞的残部返回寿州,刘仁赡上表李璟,请求任命张全约为马步左厢都指挥使。皇甫晖、姚凤两部退保清流关,滁州刺史王绍颜则直接弃城逃跑。

涡口之战

3月9日,周世宗抵达永宁镇,让身边的侍卫前去寿州城外安抚当地百姓返回各自家中,继续以前的生产作业。3月11日,周世宗抵达正阳,让李重进取代了李谷的战前职位,李谷改为处理寿州行府的相关事宜。3月13日,周世宗抵达寿州城下,在淝水南侧安营,命令各部队围攻寿州,并让后备部队把位于正阳的浮桥移动到下蔡镇。3月14日,周世宗拉来了从宋州、毫州、陈州、颍州、徐州、宿州、许州、蔡州等地的几十万丁夫攻城,昼夜不息。此时上万名南唐军在淮河上活动,并驻扎在了涂山脚下。3月17日,周世宗命令赵匡胤对涂山南唐军发起攻击,赵匡胤派一百余名骑兵前往其营地之后假装被击退,并在南唐军追击的必经之路上设伏,最终成功地在涡口大败南唐军,南唐军都监何延锡等人战死,五十余艘战舰被后周军俘获。

周世宗任命武平节度使兼中书令王逵为南面行营都统,并命其率部主攻南唐鄂州。王逵率部经过岳州的时候,岳州团练使潘叔嗣毕恭毕敬地给王逵部提供财物作为军饷,但是王逵的部下们贪得无厌,有些没拿够的反过来在王逵面前污蔑潘叔嗣,说潘叔嗣要谋反。王逵显得非常的生气,潘叔嗣也就更加地不自安。

此时;李璟听说湖南的兵也要跟着后周一起进攻,于是让武昌节度使何敬洙把百姓全部搬进城里,准备固守。何敬洙拒绝了这个提议,并把整个城池打扫成了准备作战的样子,放言称:“敌人要是来,就和士兵百姓与敌人死磕到底!”这种做法也赢得了李璟的赞赏。

3月23日,下蔡镇的浮桥建成,周世宗亲自前往查看。

3月25日,庐州、拜州、光州、黄州巡检使司超上奏称在盛唐击败了三千余人的南唐军,俘获南唐都监高弼等将领,缴获战舰四十余艘。

滁州之战

也是在3月25日,周世宗命令赵匡胤加速行军,直接攻打清流关。皇甫晖等率部在山下列阵,刚刚和后周军的前锋交战,赵匡胤就带着部队绕过山后,从后面偷袭南唐军。皇甫晖大惊,率领部队进入滁州城,准备断掉桥梁守城。赵匡胤率部直接渡河,来到滁州城下。皇甫晖给赵匡胤传话:“人都是各为其主的,希望能和你列阵对战。”赵匡胤笑着答应了这个请求。皇甫晖率领部队从城中出来,赵匡胤突然单枪匹马冲入南唐军阵,喊道:“我只杀皇甫晖,其他人等都无关!”说完挥剑砍中了皇甫晖的头部。皇甫晖连同姚凤一起被生擒,滁州也顺利攻克。几天后,赵匡胤的父亲、时任马军副都指挥使的赵弘殷半夜领兵来到滁州城下,要赵匡胤开城门。赵匡胤以军规为由,直到第二天早晨才把赵弘殷放进城。

周世宗派遣翰林学士窦仪前往滁州检查滁州城内的宝物,赵匡胤在这个时候派遣亲信想把宝物里面的绢取走。窦仪对赵匡胤说:“你刚打下城来的时候拿什么都随便;现在是皇帝要,收归国有,要是你没有诏书,我就不能再给你了。”自此赵匡胤开始厚待窦仪。周世宗下令让左金吾卫将军马崇祚担任滁州知州。

早些时候,永兴节度使刘词临死之前推荐赵普入仕,后周军刚刚攻下滁州的时候,范质把赵普推荐到了滁州军事判官的位置上。当时滁州抓了一百多个强盗,本来都改判死罪,赵普决定先审讯然后再判决,结果十分之七八的强盗都活了下来。

南唐第一次求和

李璟派遣泗州牙将王知朗带着自己的信函赶往徐州。信函中李璟自称“唐皇帝”,表示自己愿意把周世宗“当做哥哥看待”,每年赔财宝来当做军费,希望后周退兵。3月31日,徐州地方官将这封信递交给了周世宗,周世宗并未做任何回应。4月4日,周世宗派前任武胜节度使侯章等率军攻打寿州水寨,并把水寨壕沟的西北角挖开,壕沟里面的水全部被导入了淝水里。

赵匡胤派遣使者把皇甫晖和姚凤等战俘送到了周世宗那里,皇甫晖重伤卧床不起,见到周世宗之后,提及自己为何战败,说:“我不是不忠于南唐,而是我的士兵们和您的军队差距太大了。我以前和辽军作战的时候都没见过这样的对手。”同时他还极力褒奖了赵匡胤的勇敢。周世宗释放了皇甫晖,几天之后,皇甫晖去世。

周世宗在得知南唐的扬州没有任何守备之后,于4月5日派韩令坤等率兵对扬州发动袭击,同时告诫韩令坤不得伤害当地百姓。此地有南唐皇族陵寝,周世宗派人与李氏家族的人一同守护这篇陵寝。

南唐军队屡屡受挫,李璟害怕自己被逼得逃离金陵,于是就派遣翰林学士、户部侍郎钟谟,工部侍郎、文理院学士李德明向后周奉表称臣,请求退军,同时还上贡御服、茶药及金器一千两,银器五千两,缯锦二千匹,犒军牛五百头,酒二千斛,这些全部于4月8日送抵寿州城下。钟谟和李德明历来以能言善辩著称,周世宗知道他们是来游说的,于是就带着全副武装的士兵面见他们,说:“你们的主公自称唐朝王室苗族后裔,礼节或许和其他国家的不太一样。你们和我就隔了一条淮河,却从来没有好好相处过,还走海路去找辽国,不和中原地区打交道,跑去和蛮夷结交,礼仪何在?还想要我罢兵?我又不是齐楚燕韩赵魏那样的笨蛋诸侯,你以为你能说得动我?回去告诉你们主公,让他自己来见我,再拜谢罪,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否则,我把你们的金陵城打下来,国库拿来劳军,到时候可不要后悔!”钟谟和李德明吓得不敢说话。

吴越国参战

吴越王钱弘俶在收到周世宗的指令之后,在吴越国与南唐的边境上屯兵,等待周世宗的命令。苏州营田指挥使陈满对吴越国丞相吴程建议攻打常州。当时李煜对江阴地区百姓发布诏书安抚,陈满伪报吴程称后周诏书已到。吴程将陈满的原话转告给了钱弘俶,希望钱弘俶能立即发兵。另一为丞相元德昭提出反对意见,认为如果没有后周军队策应,自己孤军深入是非常危险的。而吴程认为机不可失,继续请求出兵。最终钱弘俶采纳了吴程的意见。4月9日,钱弘俶派遣吴程作为衢州刺史鲍修让、中直都指挥使罗晟的监军,发兵常州。吴程对将士们说“元丞相不想出兵”,搞得全军上下一片愤慨。有人放言称要杀元德昭。钱弘俶把元德昭藏在自己的府内,并派人去抓放话要杀元德昭的人。钱弘俶感叹,表示这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连克数州

4月11日,韩令坤所部抵达扬州。当天早晨,韩令坤派遣白延遇先率领几百骑兵冲进城里,但是城中毫无反应韩令坤随即率大军赶到,南唐东都赢屯使贾崇在城内大肆放火后弃城南逃,城中的副指挥官、工部侍郎冯延鲁化装成和尚躲进了寺庙,但还是被后周军搜了出来。韩令坤安抚当地百姓,让他们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。

4月16日,王逵上奏攻克南唐军鄂州常山寨,抓获守将陈泽等人,并将战俘转交给周世宗。

4月17日,赵匡胤上奏南唐天长制置使耿谦投降,缴获军粮二十余万。

李璟派遣尹延范前往泰州,把曾经的吴国的皇族迁到润州。尹延范觉得路不太好走,担心这群皇族会生变,于是将这群吴国皇族当中的所有男子共六十人全部杀害,并返回金陵上报了这一情况。李璟对此十分生气,并将尹延范腰斩。

韩令坤率军攻打南唐泰州,并成功攻克,南唐泰州刺史方讷跑回了金陵。周世宗任命给事中高防担任泰州知州。

李璟派人前往辽寻求救兵,但这个装着信件的蜡丸于4月18日被静安军使何继先截获。

4月19日,钱弘俶派遣上直都指挥使路彦铢攻打宣州,罗晟则率领吴越水军驻扎在长江北岸。南唐静海制置使姚彦洪率领上万名士兵百姓投奔吴越。

4月20日下午,周世宗从淝桥上经过的时候,自己搬了一块大石头到对岸的后周军水寨,用作后周军石炮的炮弹。跟着一起过桥的官员们也每人各搬一块。

赵匡胤乘坐皮船在寿春城的护城河中侦查,城上用弩箭连续对赵匡胤进行拦截,每根箭都像房梁一样粗。牙将张琼用身体给赵匡胤挡箭,被击中了大腿后昏厥,一段时间后自己醒来。箭头插在大腿骨内拔不出来,张琼喝了一大杯酒之后让人砸烂骨头取箭头。张琼大量失血,但仍然神色自若。

光州、舒州、黄州招安巡检使、行光州刺史何超率领安州、随州、申州和蔡州的数万人兵力围攻光州。4月22日,何超上奏,南唐光州刺史张绍弃城逃跑,都监张承翰举城投降。

4月23日,行舒州刺史郭令图攻陷舒州。南唐蕲州将领李福杀掉了蕲州知州王承巂举州投降。周世宗派遣六宅使齐藏珍攻打黄州。

当初攻打后蜀的时候,周世宗赦免了一部分后蜀士兵,并让他们继续在军队中服役,随同后周军攻打淮南。结果这群士兵在战争中又投降了南唐。4月29日,李璟把投降的一百五十名前后蜀士兵交还给了后周军,周世宗下令将这群逃兵全部斩首。

南唐第二次求和

李璟派遣李德明、孙晟和周世宗交涉,以去掉自己的皇帝封号、割让寿州、濠州、泗州、楚州、光州、海州六处,每年上贡百万金和帛,乞求后周罢兵。而周世宗认为淮南的地区已经攻下来一半了,每个将领都进展很顺利,不打下来整个长江以北决不罢兵。李德明见状,请求返回金陵,和李璟交涉关于割让整个长江以北的事宜,获得了周世宗的同意。孙晟于是奏请与王崇质和李德明一起返回金陵。周世宗派遣供奉官安弘道送李德明等人返回金陵,并带去了周世宗的诏书,上面提到了如果南唐答应废除帝号、割让土地,后周就立即罢兵。李璟回信表示感谢。

但是当李德明称后周军队非常强盛、并称赞周世宗的威德,同时劝李璟割让长江以北的时候,李璟并没有显得高兴。宋齐丘认为割让土地没有好处,而且他还攻击李德明夸大事实,为人轻佻。南唐百姓当中也没有多少人相信。枢密使陈觉、副使李征古历来和李德明、孙晟关系不好,他们唆使王崇质向李璟撒谎称“李德明卖国求荣”。李璟非常生气,将李德明斩首示众。

常州之战

吴程率军攻打常州,攻陷了常州外城墙,抓获了南唐常州团练使赵仁泽。赵仁泽被押往钱塘,见到了钱弘俶之后拒不下跪,而且责骂钱弘俶称其背弃了和南唐的约定。盛怒之下的钱弘俶掰裂了赵仁泽的嘴,裂口一直延伸到了耳朵的位置。元德昭念其忠诚,给赵仁泽用好药治伤,让赵仁泽最终逃过一死。

李璟在得知吴越军围攻常州之后,担心其进攻润州,而南唐宣州润州大都督、燕王李弘冀太年轻,担心他不会打仗,于是就把李弘冀召回了金陵。部将赵铎对李弘冀说:“燕王您现在是元帅,是大家所依赖的对象,您这个时候回去,前线会大乱的。”李弘冀也同意这个观点,于是拒不返回金陵,并派遣各路将领分守要地。 南唐龙武都虞侯柴克宏,沉默寡言而乐善好施,不喜欢管理家产,虽然带兵,但是日夜和客人们喝酒取乐,没人看得出来他能打仗。当时有人说柴克宏很久没升官了,李璟就给了他一个抚州刺史。柴克宏请以死效力,柴克宏的母亲也称他很有他的父亲柴再用的风范,如果柴克宏不能够胜任他的职务,愿意以全家人的性命谢罪。李璟于是任命柴克宏为右武卫将军,和袁州刺史陆孟俊一起赶赴常州,支援当地南唐军。

当时南唐军的主力全都在长江以北,柴克宏的手下几千人全都是羸弱的老兵,枢密使李征古给分发的装甲也全都是被锈蚀了的。柴克宏找李征古理论,李征古反而谩骂柴克宏,这反而激起了柴克宏部的士气。当柴克宏抵达润州的时候,李征古派使者传信,要用神卫统军朱匡业来代替柴克宏的职务。李弘冀对柴克宏说:“你只管打仗,其他事情我来处理。” 李弘冀随即上表称柴克宏才略出众,可以成功,常州危在旦夕,这个时候换将领是不合适的。柴克宏引兵直奔常州,李征古又派使者来召还,柴克宏说:“我几天内就能敌人赶跑,你来叫我回去,肯定是奸细小人!”使者称自己是李征古派来的,柴克宏骂道:“就算是李征古,我也敢杀!”

鲍修让和罗晟早年在福州和吴程结下梁子,此时围攻常州,吴程一直在阻挠二人的行动,搞得鲍修让和罗晟一肚子怨气。 5月8日,柴克宏抵达常州,在船上蒙上幕布,让士兵们躲在里面,声称是接此前出使吴越的乔匡舜回去的使团。吴越军的巡逻人员将事情报告给了吴程,吴程怀疑其中有诈,告诫诸军小心。南唐军上岸,直奔吴越军营而去,罗晟所部不认真迎敌,直接把敌军引向了吴程的营帐,吴程只身逃脱。柴克宏大破吴越军,阵斩上万人。这时朱匡业来到南唐军行营,柴克宏对其甚为恭敬。吴程回到钱塘,被钱弘俶免去所有官职。

由于柴克宏曾经担任宣州巡检使,宣州的城墙在柴克宏的治下得到了极大加固,这给吴越军的进攻带来了极大的麻烦。吴越将领路彦铢久攻不下,吴程部又遭重创,于是路彦铢也于5月11日撤退。李璟任命柴克宏为奉化节度使,柴克宏请求支援寿州,结果在赶往寿州的途中去世。

李璟派遣诸道兵马元帅、齐王李景达率兵抵御后周部队,同时任命陈觉为其监军,前武安节度使边镐为其后应。中书舍人韩熙载认为亲王当元帅,带兵还要派监军是极度的不信任,李璟没有听从。李璟还派遣鸿胪卿潘承佑前往泉州、建州招募骁勇将领,潘承佑推荐了前任永安节度使许文稹、静江节度使陈德诚、以及建州人郑彦华和林仁翰的弟弟林仁肇。李璟派许文稹为西面行营应援使,郑彦华和林仁肇也都被任命为将领。

扬州之战

5月20日,李重进被任命为庐州、寿州等州的招讨使,武宁节度使武行德被任命为濠州城下都部署。

南唐右卫将军陆孟俊从常州带兵上万人赶往泰州,后周军见状立刻撤退,陆孟俊重新占领泰州,并派陈德诚在此驻守。陆孟俊随即率军转攻扬州,在蜀冈安营,双方兵力悬殊,韩令坤随即带兵撤退。周世宗立刻派遣张永德前往援助,韩令坤随即返回扬州。周世宗又派遣赵匡胤在六合驻扎,赵匡胤放出话:“哪个后周的士兵要是敢从六合逃过去,我就砍掉他的腿!”韩令坤这才开始打算守城。 周世宗自从抵达了寿春城下,命令各路军队不分昼夜攻打城池,但是久攻不下。这时天降大雨,后周军营内积水深达数尺,工程器具损失以及将士失踪死亡的不计其数,兵粮运不过来,李德明也迟迟没有消息,于是有人提议退兵。这时有大臣建议周世宗向东前往濠州督战,并且对城中南唐守军声称寿州已经攻陷。周世宗采纳了这条建议。5月25日,周世宗顺淮河而下,并于5月31日抵达濠州。

韩令坤在扬州城东击败了南唐军,并生擒了陆孟俊。陆孟俊早年曾经在废掉马希萼改立马希崇的时候,几乎杀掉了前舒州刺史杨昭恽全家,并劫走了全部财物。韩令坤入据扬州的时候,马希崇把仅剩的杨家姑娘送给了韩令坤,韩令坤对她宠爱有加。在得知陆孟俊被俘后,杨氏突然嚎啕大哭,惊呆了的韩令坤询问杨氏缘由。杨氏称就是陆孟俊当年在潭州杀光了她的家人,说完后接着大哭。韩令坤随即就把陆孟俊杀掉了。

南唐齐王王景达率领两万兵力从瓜步渡过长江,在距离六合二十多里地的位置扎营,不再继续前进。各位将领都准备出击迎战,赵匡胤制止他们,说这时对方惧怕我们,还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,这时候出击会很被动,要等他们打过来再说。几天后,南唐出兵进攻六合,赵匡胤率军反击,阵斩南唐军五千余人,其余上万人的部队想要逃过长江,为了争抢一条渡船而淹死的人不计其数。南唐军主力自此所剩无几。

在战斗当中,后周军有些士兵不愿出力。赵匡胤在阵中督战,发现不认真打仗的士兵,就用剑砍他的皮帽子。第二天,赵匡胤把所有皮帽子被自己砍过的士兵斩首,于是所有后周军将士都不敢不奋勇杀敌。之前李璟调集扬州周围所有的兵力试图夺回扬州。6月10日,韩令坤上奏在湾头堰击败从楚州来战的万余名南唐军,抓获涟州刺史秦进崇。张永德则在曲溪堰击败了从泗州赶来的万余名南唐军。

6月17日,向训被任命为淮南节度使,兼任沿江招讨使。涡口上奏称新的浮桥已经建好。6月18日,周世宗从濠州赶到涡口。周世宗锐意进取,想要亲自到扬州督战,最后还是被范质等人以士卒疲乏、军粮不足为由拦了下来。

6月23日,涡口改为镇淮军。

6月29日,周世宗留下李重进等人继续围攻寿州,自己则从涡口返回,并于7月6日返回大梁。

南唐反击

7月21日,周世宗下令在淮南地区大赦,废除南唐的苛捐杂役,如果有什么不利于百姓生产作业的,可以直接上报当地的后周长官。

后周侍卫步军都指挥使、彰信节度使李继勋在寿州城南扎营,被南唐将领刘仁赡偷袭,数百名士兵被杀,攻城器具被焚。

南唐驾部员外郎朱元因为上疏阐述关于用兵方略的事情,被李璟委派去收复江北各州。很快,朱元就率军攻取了舒州,后周舒州刺史郭令图弃城逃跑。此外南唐将领李平还攻取了蕲州。李璟任命朱元为舒州团练使,李平为蕲州刺史。朱元没过多久又攻取了和州。

以前南唐控制了百姓的茶盐贸易,并且强征百姓的粮食和帛,并称之为“博征”,在淮南地区大搞军田,当地百姓苦不堪言。后周军队来了,当地百姓争着用牛羊和酒肉劳军,但是后周军没有拿当地百姓当回事,失望的百姓们在山里和湖边建立堡垒自守,以农具为兵器,厚纸做铠甲,时人称之为“白甲军”。后周军前去讨伐,却屡屡失败,而之前攻下来的南唐诸州,大部分都被夺了回去。

南唐的援兵在紫金山驻扎,和寿春城中的南唐军遥相呼应。淮南节度使向训请求调集广陵的兵力猛攻寿春,攻下来之后再考虑别的事情。该计划得到了周世宗的批准。向训把扬州的府库打开,里面的钱财分发给了扬州的各路主要官员,但前提条件是不许拿百姓的任何东西。扬州百姓对此感到很高兴,等后周军回来的时候,扬州百姓夹道欢迎,并送给军队自己家中所储备的食物。后周滁州的守将也弃城而去,协助其他部队合力攻打寿春城。

南唐军的各路将领请求占据有利地形迎战后周军队,却遭到了宋齐丘的抵制。宋齐丘下令让各路将领守好各自的城池,不得擅自出击。寿春的局势开始不被南唐军所控制。李景达的部队驻扎在濠州,和寿州城遥相呼应,但是军政事务全都被陈觉控制着,李景达只能签个字。明明有五万人的军队却毫无战意,而军队当中的将士长官都很怕陈觉,没有一个敢抗议的。 当年9月,后周殿前都指挥使、义成节度使张永德在下蔡镇屯兵,南唐将领林仁肇从水陆两侧支援寿春城。张永德率军阻击,林仁肇在船里填满了易燃的木头,准备顺江而下烧毁浮桥,结果风向大变,火船被吹回了南唐军阵,南唐军因此败退。张永德在距离浮桥十几步的江面上架起了绵延千余尺的铁网,南唐军由此无法靠近浮桥。

进入冬天,当年11月,李重进上奏南唐军袭击盛唐,被后周铁骑都指挥使王彦升率军击溃,阵斩三千余人。

11月28日,张永德上奏称在下蔡再次击败南唐军。当天南唐水军大举进攻,张永德让后周军中善于游泳的士兵在南唐军的船上系上铁锁,然后后周军大举进攻,南唐军的船只无法动弹,淹死者不计其数。张永德在战后把自己的金腰带解下来送给了那群善于游泳的士兵。

11月30日,赵匡胤被任命为定国节度使,兼任殿前都指挥使。赵匡胤同时申请让渭州军事判官赵普担任自己的节度推官。

张永德和李重进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,张永德曾经上表称李重进有二心,但是周世宗不信。当时这两个人都手拥重兵,一时间人们都很怕两个人会内讧。李重进有一天单独走进了张永德的军营,两人很从容地吃饭喝酒,相谈甚欢。席间,李重进和张永德二人成功地放下了对对方的仇念。李璟听说此事后,用蜡丸藏信的方式诱惑李重进反叛,里面的文字充斥着反间和毁谤的言辞。这封信最终被李重进交给了周世宗。

早先南唐的使者孙晟和钟谟跟着周世宗返回大梁的时候,很受周世宗的优待。得到蜡书的当天,周世宗召见孙晟,问及孙晟关于南唐的事情,孙晟回答“南唐主畏惧陛下您的神武,对陛下没有二心”。这时候蜡书被呈递了上来,盛怒之下的周世宗责骂孙晟不讲实话,孙晟不卑不亢,只求一死。问及关于南唐的实力的时候,孙晟则闭口不答。12月21日,周世宗命令都承旨曹翰把孙晟送到右军巡院,以周世宗的名义责问孙晟一些事情。二人喝酒喝到兴头上,曹翰开始问孙晟事情,孙晟什么都不回答。曹翰这时才说:“有敕令,要赐您死。”孙晟面不改色,从容地整理衣冠,向南跪拜,说:“那我就以死报国!”随即赴刑。孙晟随行的百余人全部被杀,钟谟被贬为耀州司马。没过多久,周世宗念孙晟忠义有气节,开始后悔杀他,于是将钟谟召回,并拜为卫尉少卿。

957年1月17日,张永德被任命为殿前都点检。

周世宗第二次亲征

后周军包围寿春城很长时间了,但一直攻不下来,城中的粮食也快吃光了。南唐齐王李景达从濠州派遣应援使、永安节度使许文稹,督军使边镐,以及北面招讨使朱元等率军数万,沿着淮河逆流而上,前往支援寿春。这批南唐军在紫金山驻扎,十余个城寨像串联起来的珍珠一样,和城内的守军遥相呼应;城外的南唐军又向寿春城的方向挖地道,准备向寿春城里的守军运送粮食,但是这个隧道要挖几十里地。南唐军快要开到寿春城的时候,李重进对其发起了攻击,南唐军大败,阵亡五千人,并丢掉了两个军寨。2月21日,李重进将战果上报。22日,周世宗下诏称下个月继续视察淮河前线。

刘仁赡请求让边镐守濠州城,自己率领军队出城和后周军决战,该建议被李景达否决。刘仁赡不久之后就气得生了病。刘仁赡的小儿子刘崇谏准备趁晚上渡过淮河投靠后周,被南唐的小军官抓获,刘仁赡不顾他人劝阻,依军令将刘崇谏腰斩。

后周军内认为南唐援兵还很强大,很多参谋都请求罢兵,周世宗也对此犹豫不决。李谷此时卧病在床,3月12日,周世宗派遣范质和王溥去和李谷进行对策商讨,李谷称:“寿春马上就可以攻下来了,这个时候只需要陛下亲征就行了!”周世宗听罢很高兴。

紫金山之战

3月20日,周世宗任命王朴担任东京留守,兼管开封府;以三司使张美担任大内都巡检,侍卫都虞候韩通担任京城内外都巡检。21日,周世宗自大梁出发。先前后周和南唐在水上作战的时候屡屡受挫,对此周世宗一直怀恨在心。从寿春返回后,周世宗在大梁城西侧的汴河造了数百艘的战舰,让南唐降将教习水战。几个月后,水战的局势开始完全被后周军所掌控。后来右骁卫大将军王环率领水军从闵河出发,沿着颍河进入淮河,令驻守在当地的南唐军感到惊恐。

3月31日,周世宗抵达下蔡。4月4日晚上,周世宗渡过淮河,抵达寿春城下。5日早晨,周世宗所部驻扎在紫金山南侧,赵匡胤被任命为为先锋,对南唐军的先锋寨和紫金山北的一处军寨发动攻击,全部得胜,阵斩三千余人。南唐军还没挖成的甬道也被后周军截断,南唐军前后不能相救。到了当天晚上,周世宗分兵把守各个刚刚攻占的军寨,自己则返回了下蔡。

南唐军朱元自恃有功,不听李景达的调度。而陈觉和朱元之间关系并不好,每次都会上书称朱元为人反复无常,不可以带兵。听信谗言的李璟派遣武昌节度使杨守忠替代朱元的职位。杨守忠抵达了濠州之后,陈觉假借李景达的命令,把朱元召到濠州“商议军事”,准备借机夺其兵权。朱元听说此事后非常生气,甚至准备自杀,朱元的门客宋洎制止了他,并成功劝说朱元举全寨上万人投降后周。朱元的裨将时厚卿不愿意投降,被朱元杀掉。

周世宗考虑到南唐军应该会沿着淮河向东溃逃,于是派虎捷左厢都指挥使赵晁率领数千水兵在淮河上顺流而下。4月7日,周世宗在赵步驻军,各路将领围攻南唐紫金山寨并获得成功,南唐军被阵斩上万人,许文稹、边镐、杨守忠等将领全部被活捉。南唐军残部果然顺着淮河向东逃窜,周世宗亲自率领数百骑兵沿着淮河北岸追击,其他将领沿着淮河南岸追击,水军则在淮河上发起追击,南唐军战死、淹死以及投降的总共四万余人,后周军缴获的战船和粮食、兵器都是数以十万计。当天傍晚,周世宗赶到了荆山洪,此地已经距离出发地赵步有二百余里的距离了。当天晚上,周世宗在镇淮军下榻,第二天随从官员才赶到镇淮军。刘仁赡听说援兵被后周军击溃后扼腕叹息。4月9日,周世宗命令附近县的丁夫数千人给镇淮军筑城,总共建了两座城,淮河南北两岸各一个。下蔡的浮桥被挪到了这里,被用来扼守濠州和寿州援兵的来路。此时的淮河正在涨水,南唐濠州都监郭廷谓逆流而上,准备发动偷袭焚毁浮桥,结果被右龙武统军赵匡赞发现,在其必经之路上伏击南唐军,并获得胜利。

南唐齐王李景达和陈觉从濠州跑回了金陵城,只有静江节度使陈德诚部全军而退。

4月13日,淮南节度使向训被任命为武宁节度使,兼任淮南道行营都监,所部驻扎在镇淮军。

4月14日,周世宗从镇淮军返回下蔡。15日,周世宗给了刘仁赡一封诏书,投降与否由他自己决定。

李璟向大臣们咨询自己是否应该亲征来抵御后周军,中书舍人乔匡舜认为这样不行,结果被李璟以扰乱军心为名流放到了抚州。李璟改问神卫统军朱匡业和刘存忠,朱匡业用一句诗回答:“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。”而刘存忠也表示同意。李璟一怒之下把朱匡业贬为抚州副使,刘存忠被流放到了饶州。而李璟最后也没有踏出金陵城半步。

4月19日,周世宗在寿州城北列阵,向城内守军展示兵力。南唐守将、清淮节度使兼侍中刘仁赡已经病得不认人了。21日,南唐监军使周廷构、营田副使孙羽等人以刘仁赡的名义出城投降。22日,周世宗赐给刘仁赡诏书,派遣阖门使张保续进城宣读诏书。刘仁赡的儿子刘崇让出门接受诏书并谢罪。23日,正式的受降仪式在寿春城北进行,周廷构等人把刘仁赡用担架抬出城参加仪式。刘仁赡卧病不起,周世宗在慰问并赏赐财物后,让刘仁赡回去接着养病。

25日,寿州的治所被从寿春城转移到了下蔡,寿州境内死罪以下全部被赦免。州民有听从南唐指令上山反抗后周的,诏令其回家务农,过去的事情既往不咎,如果在此期间有所杀伤也不再追究。以往的政令如果有不便于百姓生产作业的,全部上报寿州治所。26日,任命刘仁赡为天平节度使,兼任中书令。当天,刘仁赡去世,追赠彭城郡主。李璟在得知刘仁赡去世后,也追赠太师。周世宗为了纪念刘仁赡的气节,将清淮军改名为忠正军,并任命右羽林统军杨信担任忠正节度使、同平章事。同时下令将寿州粮仓打开,赈济灾民。

5月1日,周世宗返回北方,并于14日返回大梁。

5月29日,南唐投降后周的士兵被归入新组建的怀德军中。

6月11日,赵匡胤被任命为义成节度使。

南唐最后反扑

后唐军将领郭廷谓烧毁了涡口的浮桥,并在定远击溃了武宁节度使武行德部,武行德只身逃脱。李璟任命郭廷谓为滁州团练使,并充当上坏水陆应援使。

7月31日,周世宗开始重新整治定远军和寿春城南的失利,任命武行德为左卫上将军,李继勋为右卫上将军。

周世宗第三次亲征

11月13日,周世宗从大梁出发,当月27日抵达淮河,并于当晚五鼓时分渡过淮河;28日抵达濠州城西侧。濠州城东北方向十八里处有一片滩涂地,南唐军在上面设置了栅栏,周围还挖了护城河,他们认定后周军队无法通过。29日,周世宗亲自率军攻打,并且派康保裔率领数百名士兵乘坐骆驼渡过护城河,赵匡胤率骑兵紧随其后,最终成功攻陷该地。李重进攻破了濠州的南关城。12月4日,周世宗亲自率军攻打濠州,王审琦攻拔南唐水寨。南唐军在濠州城北屯了几百艘战船,又把大木头立在了淮河河道里,用以限制后周军活动。周世宗让水军发起进攻,南唐军在淮河上的布防没过多久就崩溃了。南唐军在战斗中共有七十多艘战船被焚,两千余人被杀。后周军随即攻陷了南唐军的羊马城,濠州主城内陷入一片恐慌。12月7日晚上,濠州守将郭廷谓上表称自己家人都在南唐,“如果自己投降他们可能性命不保,请让我先回金陵复命,然后再回来投降”。周世宗批准了他的请求。

12月12日,周世宗得知南唐有数百艘战船在泗水东侧,准备支援濠州,于是亲自率军前往迎击,并于两天后在洞口大破南唐军,阵斩五千余人,俘虏两千余人。于是后周军乘胜东下,所经之处无不获胜。12月16日,后周军抵达泗州城下。赵匡胤率军攻打泗州城南,放火烧掉了城门,攻破泗州城的水寨以及月城。周世宗来到月城城楼,亲自督促将士们攻城。

12月26日,南唐泗州守将范再遇举城投降。周世宗任命范再遇为宿州团练使。周世宗来到泗州城下,让军中割柴草的人不许割到百姓的庄稼。百姓们非常感激,争相用收割来的稻谷劳军。泗州城虽然攻下来了,但是没有一个士兵敢擅自入城。周世宗听说南唐在洞口又集结了几百艘战船,随即派遣骑兵过去探察,逼得南唐军退保清口。12月29日,周世宗亲自率军顺着淮河北岸前进,其余将领在淮河上前进,一同追击南唐军。当时的淮河河岸很久没有走人了,上面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芦苇,泥淖和沟壑也到处都是,但是后周军队乘胜前进,早就忘记了疲劳。12月31日,后周军追上了南唐军,两军一边打一边走,战鼓等声音几十里的范围内都听得到。958年1月1日,后周军在楚州西北大破南唐军。有的南唐军沿着淮河向东逃窜,周世宗继续亲自率军追击,赵匡胤为前锋,追了六十里后,成功俘获了南唐保义节度使陈承昭。这次战斗过后,除了已经烧沉的,后周军缴获战船共计三百余艘,俘获南唐军士兵七千余人。自此,南唐在淮河上的军力已被全部肃清。

郭廷谓的使者从金陵城返回后,知道南唐军无法前来支援,就让录事参军李延邹起草降表。李延邹责怪郭廷谓不够忠义,郭廷谓让将士将李延邹围了起来,李延邹把笔扔到了地上,大骂道:“大丈夫不给叛徒写降表!”郭廷谓杀掉了李延邹,举城投降。投降后,后周得到了城中的上万士兵和上万斛军粮。李璟则给郭廷谓的儿子封了官。

1月2日,周世宗渡过淮河,在楚州城西北方向驻军。

1月5日,南唐雄武军使、涟水县知县崔万迪投降。

1月6日,郭廷谓被任命为亳州防御使。

1月8日,周世宗率军攻打楚州,并于当天攻克楚州月城。

1月10日,郭廷谓来到行宫面见周世宗,周世宗安抚了郭廷谓,并让郭廷谓率领自己的旧部攻打天长县。周世宗派遣铁骑左厢都指挥使武守琦率领数百骑兵直奔扬州。南唐地方官员烧毁了扬州内的所有房屋,并把全部城中居民迁往南方。等后周军赶到的时候,城中只剩下了十几个老弱病残。1月13日,武守琦将这些情况上报给了周世宗。

周世宗听说泰州已经没有防备,立刻派兵前往攻打,并于1月16日攻下了泰州。

1月25日,后周废除了匡国军。当月,南唐改元中兴。

1月27日,右龙武将军王汉璋上奏称,海州已经攻克。

1月29日,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韩令坤担任扬州军府知府。

周世宗想把淮河上的战舰全部引入长江,但是被堵在了北神堰,而转向楚州西北的鹳水,前往勘探的使者称地形不允许,如果要通过的话耗费的功力更多。周世宗亲自前往视察,并作出规划,调动楚州当地的民夫来完成工程,十多天的时间工程就完成了。几百艘巨型战舰出现在长江的时候,南唐人还以为是神兵天降。

2月1日,南唐静海军被攻陷。后周开始和吴越直接接壤。

后周军已经围攻楚州长达四十多天了,但是南唐守将张彦卿依旧坚守着。2月14日,周世宗亲自督战,并把行宫搬到了城下。2月16日,后周军攻克楚州。张彦卿和都监郑昭业依旧坚持巷战,直到刀和剑都拼完了,张彦卿自杀,其所部千余人,到死都没有一个人投降。

南唐将天长县改为雄州,并任命建武军使易文赟担任刺史。2月23日,易文赟举州投降。

2月27日,周世宗从楚州出发,并于3月8日抵达扬州。抵达扬州后,周世宗让韩令坤派万名丁夫在原城墙的东南角加盖一座小城,作为城的治所。

3月16日,黄州刺史司超和控鹤右厢都指挥使王审琦率部攻打南唐舒州,抓获南唐舒州刺史施仁望。

3月23日,周世宗抵达泰州。

4月1日,周世宗抵达迎銮镇,时不时地前往江口督战,让后周水军攻打南唐水军,并成功击破对方。周世宗得知南唐战舰在东㳍州驻守,并扼守住了长江口以及通往苏州、杭州的水路的时候,立刻派遣殿前都虞候慕容延钊率领步兵和骑兵,右神武统军宋延渥率领水军顺江而下。4月4日,慕容延钊上奏称在东㳍州成功击溃南唐军。周世宗随即派李重进率兵赶往庐州。

南唐割地求和

李璟得知后周军在长江上来去无阻之后,担心后周军南渡,但又不想失去皇帝的位置,于是就派遣兵部侍郎陈觉奉表,准备传位给太子李弘冀,让李弘冀听从后周的命令。当时的淮南还剩下庐州、舒州、蕲州和黄州没有在后周的控制之下。4月6日,陈觉抵达迎銮镇,面见周世宗,请求将剩下的四个州也全部割让给后周,两国沿长江为界,并乞求罢兵,用词十分哀伤。周世宗说道:“朕本来只是要你们长江以北的土地的,你们的国主可以举国内附,那我还有什么好多要求的呢!”陈觉拜谢后离开。4月7日,陈觉请求派遣阖门承旨刘承遇返回金陵传达旨意,周世宗让刘承遇捎回一封诏书,上面写着“皇帝恭问江南国主”。

4月8日,吴越国上奏称其上直都指挥使、处州刺史邵可迁、秀州刺史路彦铢率四百艘战舰、一万七千名士兵在通州南岸驻扎。

李璟派遣刘承遇返回迎銮镇,奉表给周世宗,表中自称南唐国主,请求割让长江以北剩下的四个州,每年贡献数十万财物。于是后周攻南唐之战结束,后周得到了十四个州,六十个县。

意义

此战,周世宗三次亲征,以围点打援之策,疲惫、消耗南唐军;继新建水军,水陆并进,尽歼南唐淮上水军,直捣长江,迫南唐划江为境,取得统一战争首战胜利,为北伐契丹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本文由365bet体育外围投注发布于365bet体育在线投注,转载请注明出处:后周攻南唐之战_后周攻南唐之战简介,后周攻南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