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德宗李适,唐平刘文喜叛乱

作者: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  发布:2019-09-20

是年二月十二日,德宗李适任命邠宁节度使李怀光兼任四镇、北庭行营、泾原节度使,四镇、北庭留后刘文喜为别驾。刘文喜占据泾州,不接受这一命令,上报朝廷要求改任司农卿段秀实或陇右节度使朱泚。二十八日,朝廷改派朱泚兼任四镇、北庭行营、泾原节度使,取代李怀光。但刘文喜仍拒不受诏,准备请求自任节度使。

其实,在唐德宗即位之初,消除藩镇割据就已经列上了他中兴大唐的日程表,毕竟藩镇割据是中兴最大的绊脚石。但是,也许是时机未到的缘故,他最开始所采取的措施是温和的,有条不紊,缓慢进行。 德宗继位之后,在蜀地淫侈专制已有14年之久的西川节度使崔宁入朝。老哥们入朝后,又耍小聪明,暗使属下蛮将寇侵州县。德宗本来已下诏派他归镇,在大臣 杨炎苦谏之下,德宗就把崔宁留在京城,命朱泚的范阳军前往其驻地,从容地拔掉了一颗钉子。建中元年春,他当机立断地惩处并撤换了西北泾源镇的一 个篡权者,而不像代宗在以前所做的那样承认他的指挥权。甚至位列盐运使之首的那位受人尊敬、办事特别干练的刘晏也证明不是必不可少的:那一年夏天,他被贬 和被处决,他的以扬州为基地的行署也部分地被解散了。 在财政问题上,德宗也明确地亮明他的态度:自治的藩镇与其他藩镇对朝廷同样有正 规的财政义务。建中元年春,平卢节度使和魏博节度使上呈德宗大批贡品,皇帝大造声势,把钱财作为正式税收转交国库。同年三月,德宗派11个黜陟 使(此官设立于唐太宗贞观年间,类似巡查钦差)分巡天下。河北黜陟使洪经纶不识时务(史官以此4字评价,可见这位洪大使确实是个坏大事的书呆子),见 魏博节度使田悦属下兵士有7万之多,就下令裁军,罢掉4万兵(可能此数是规定藩镇拥兵的最大限额),让这些人回家务农。 本来,田 悦事朝廷颇恭顺,很有顺臣守法的样子,现在看到朝廷要窝心给自己一脚,裁撤士兵,激起他心中嫌怨。但田悦和他叔父田承嗣一样,属老奸巨滑之流,他假装 顺服朝命,罢裁4万官兵。然后,他又把这些已经脱掉军服的将士召集于一处,激怒他们说:汝曹久在军中,有父母妻子,今一旦为黜陟使所罢,将何资以自衣食 乎!士兵大哭。田悦于是出家财以赐之,使各还部伍,重新让兵士归营。于是军士皆德悦而怨朝廷。 宰相杨炎想收复原州和 秦州,就派李怀光和朱泚等人前往泾州集结。泾州诸将知道李怀光军法严峻,又刚刚擅杀朔方五将,就推刘文喜为首,拒不接受李怀光来统军。唐廷就以朱泚为泾原 节度使。刘文喜不受诏,于建中元年五月据泾州反叛,并把儿子送去吐蕃做人质以招授兵,唐廷马上下诏李怀光、朱泚去平讨。唐德宗马上表现出其坚决的一面,对 刘文喜索求旌节的要求一口回绝,也不听信朝中诸臣请求赦免刘文喜的意见。同时,他对泾州城内兵士仍旧像对待唐兵一样,赐以春服,吐蕃当时又和唐朝刚刚缓和 关系,也不发兵相救,不久,城中势穷,诸将共杀刘文喜,传首阙下。如此,算是德宗给诸藩镇又上了一课。这次胜利,无疑给了德宗很大的鼓舞,给了他 以藩制藩,用武力平定藩镇的信心。他在等一个机会,可以大展宏图,毕其功于一役,打一场大仗,彻底把藩镇除掉。很快,他的机会来了。 建中二年正月,河北成德镇(驻守恒州,今河北正定)节度使李宝臣病死。按照以往藩镇节度使死后将职位和土地传给子孙的规矩,他的儿子李惟岳上 表请求继承父位。德宗早想革除藩镇父子相传、不听命朝廷的弊端,坚决拒绝了这一要求。这一下可触了各节度使的眉头,魏博节度使田悦、淄青节度使李正己、山 南节度使梁崇义为了他们共同的利益和李惟岳密谋联手,准备以武力抗拒朝廷。德宗征调京西防秋兵万余人戍守关东,并亲自在长安设宴犒劳征讨兵马,打响了武力 削藩的战役,并在最初阶段取得了巨大成果:淄青李正己病死后,他的儿子李纳被打得大败,李惟岳被其部将王武俊杀死,只有田悦在魏州负隅顽抗。成德镇的大将 张忠和投降,德宗任命他为成德节度使。 但是,德宗在削藩过程中所采用的以藩镇打藩镇的做法,导致了参与朝廷削藩战役的幽州节度使朱滔 等人的不满。结果,形势发生逆转。建中三年底,卢龙节度使朱滔自称冀王、成德王武俊称赵王、淄青李纳称齐王、魏博田悦称魏王,四镇以朱滔为 盟主,联合对抗朝廷。同时,淮西节度使李希烈也自称天下都元帅、太尉、建兴王,与四镇勾结反叛。战火一下从河北蔓延到河南,而且东都告 急。建中四年十月,德宗准备调往淮西前线平叛的泾原兵马途经长安时,因为没有得到梦寐以求的赏赐,加上供应的饭菜又都是糙米和素菜,士兵发生了 哗变,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泾师之变。德宗仓皇出逃到奉天,成为唐朝继玄宗、代宗以后又一位出京避乱的皇帝。泾原兵马拥立朱滔的兄长、曾 担任泾原军统帅的朱泚,称大秦帝,年号应天。朱泚进围奉天,前线李晟、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等军从河北撤军勤王,德宗的削藩之战被迫终止。 兴元元年正月,走投无路的德宗痛下罪己诏,声明朕实不君,公开承担了导致天下大乱的责任,表示这都是自己失其道引起的。德宗在诏 书中宣布,李希烈、田悦、王武俊、李纳等人叛乱是因为自己的失误,所谓朕抚御乖方,致其疑惧,故而赦免了这些叛乱的藩镇,表示今后一切待之如初。 除了朱泚以外,甚至连朱滔也予以宽大,许其投诚效顺。从此,开始调整了对藩镇用兵的政策。王武俊、李纳、田悦见到大赦令,取消了王号,上表谢罪。二月,由 于朔方节度使李怀光联络朱泚反叛,德宗又不得不再次逃往山南西道的梁州避乱。一直到七月,德宗才因为李晟在五月打败朱泚收复京师而重返长 安,结束了颠沛流亡的生活。 贞元元年秋,马燧收复河中,李怀光兵败自杀。第二年四月,淮西将陈仙奇杀李希烈投降,德宗就任命陈仙奇为节度使。七月,淮西兵马使吴少诚杀陈仙奇,德宗又以吴为节度使留后。 显然,德宗在遭受削藩的挫折以后,他性格中妥协的一面表现了出来;特别是由于引发了泾师之变,他对藩镇由强硬的武力转为姑息。据说,德宗在离开京城 时,曾打算逃亡成都,说明他在朱泚反叛以后对自己能否重回京师感到绝望,对能否消灭叛乱的藩镇和长安的朱泚感到前景渺茫。如果不是李晟和山南西道节度使严 震的劝阻,他也许会真的远逃四川了。德宗一旦遭受挫折立即锐气大伤的状况,从他对待藩镇的态度上可见一斑。德宗对待藩镇态度的转变,使登基以来解决藩镇问 题的大好形势和良好机遇,也转瞬即逝。藩镇割据专横,遂成积重难返。

唐建中元年,唐平四镇、北庭别驾刘文喜叛乱的作战。

四月初一,刘文喜在泾州起兵叛唐,以其子为人质向吐蕃求援。德宗使朱泚、李怀光率部征讨,又派神策军使张巨济率禁军2000人配属行动。朱泚等各路部队将刘文喜部围困在泾州城,杜绝来往交通。关闭营垒不予交战。时逢天旱,征运粮草困难,内外议论纷纷,朝臣中上书请求赦免刘文喜者多不胜数,德宗一律不予采纳。刘文喜指使部将刘海宾入朝上奏,刘海宾借机向德宗表明要以文喜的头颅来尽忠。德宗丝毫不留情,文喜只得拚死抵抗。德宗把自己的供给减去分给前方战士;被困在城中的将士应当领取春服的,同样按实际发放,以表示集中打击刘文喜为首叛将的意志决不动摇。这时,吐蕃正想与唐廷和睦,不再派援兵,城中刘文喜部形势非常窘迫。五月二十七日,刘海宾与城中诸将共同杀掉刘文喜,献上首级,朝廷在群臣中传看刘文喜头,以儆效尤。

唐平刘文喜叛乱

本文由365bet体育外围投注发布于365bet体育在线投注,转载请注明出处:唐德宗李适,唐平刘文喜叛乱

关键词: